「屈臣氏」的神奇译音,竟是来自秦、汉时期大移民

「屈臣氏」的神奇译音,竟是来自秦、汉时期大移民

从整个广东粤语「屈」字的共同读法,
你或许还能嗅出那一点点两千年前的血腥烟硝味。

曾看过一则趣味新闻这样描述:

Watson绝对是一个神奇的英文姓氏,因为它在中文里至少有三种译名。

这三种译名各是哪三种译音呢?一为「华生」,例如清末传入中国的西洋名着《福尔摩斯》里的「华生」医师;一为「华森」,例如饰演知名电影《哈利波特》里女主角的Emma Watson,台湾就译为艾玛.华森(中国则译为艾玛.渥特森);第三个肯定出乎你的意料,就是知名药妆店「屈臣氏」!该报导认为清末翻译家林纾将 Watson 译成「华生」是受了自己福建闽语的影响,但是「生」字或许是如此,「华」则不然。

无论是将 wa 译成「华」或「渥」,以国语看来都算符合音译,只是考虑的角度不同:前者符合中国姓氏,后者则更重音译的精準性。wa 译成以u(ㄨ)为起首的「渥」字显然很贴切,译成声母音感较不重的擦音「华」(闽语的声母为h,国语为ㄏ),虽有些差异,仍差可比拟。中国有华姓(如着名典故「割席绝交」中的华歆),却无渥姓。因此,译成「华」显然带有另一层的文化思考在其中。

中文里并无 ts 发音,Watson 可分为两个音节,英语使用者也把前一个音节末尾的 t 唸得较轻,所以不译出t的「华生」,和译出t的「渥特森」皆有道理。而选择不捲舌声母的「森」对译英语的 s,比以捲舌声母的「生」来得更合理些。但「华生」一词总让我联想起藏传佛教的奠基者──莲华生大士,与佛教里的「妙法莲华」,以及由此而生的种种美丽意象,可见清末学者的翻译自有他的一番道理。

真正古怪的翻译是这一个:屈臣氏。

眼尖的你走在街上望着看板时,或许曾疑惑过为什幺屈臣氏要叫作屈臣氏?明明它的英文是 Watsons 啊!

西元一八二八年,英国人在广州开了西药房,取名「广东大药房」。其后亚历山大.斯柯文.屈臣(Alexander Skirving Watson)接手经营药房,并于一八七一年将姓名登记为商业品牌,成立屈臣氏公司(A.S. Watson & Company),原来的「广东大药房」就变成「屈臣氏大药房」,而「屈臣氏」即是对于Watsons的粤语音译。既然是音译词,我们就一个字一个字对着看吧!

son[sən]对译「臣」字。「臣」字粤语读为。音值虽不中,亦不远矣。音译词总有一些语音上的差距,两个对译语言的语音系统彼此并不相同,做些调合、修整总是有的。

这个「氏」字是用来翻译单字最末的s音。且为了把这个s对译出来,还採取了「增音」手段。也就是用两个语音单位的「氏」去对译英文一个语音s。广州、香港的粤语里并无捲舌音,「氏」唸成si,与这个表示姓氏的s相配正好。且以「氏」为对译词,也符合中国人对姓氏的惯用称呼,例如着名喜剧电影《九品芝麻官》里的「戚秦氏」。

好了,到了比较棘手的字了,为什幺wat要翻成「屈」字呢?现在请你滑滑手指上网查一查,网路资料就会告诉你,粤语的「屈」字就读为wat。故以粤语发音「屈」来翻译wat,实在是再贴切不过啊!早年歌神张学友有一首歌便叫〈屈到病〉,歌里头的「屈」就唱成wat,可见得「屈」字在粤语里,便读为wat啊!

什幺!你觉得我只是要跟你说动动手指便能查到的网路资讯吗?当然不只是这样噜!

重点不在粤语的「屈」字读为wat,我们更想探究的是粤语「屈」字究竟为何读为wat?

原来这个wat音,竟是由秦、汉以来就一直延续至今的古读啊!

首先说说这个wat的t尾。许多南方汉语方言都保留了古汉语的「入声」韵尾,同属南方汉语的粤语,就保留了许多入声韵尾,如:-p、-t、-k尾。闽语也有同样的情况,「冤屈」的「屈」字,末尾发音时,也带这个t的发音。

至于「屈」字的声母,粤语为何读起来不像国语的tɕh(ㄑ),或者闽语的kh(ㄎ)呢?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,我们要先知道一个古音小常识:国语里声母为tɕ、tɕh、ɕ(ㄐ、ㄑ、ㄒ)的字,古代声母是k、kh、x(ㄍ、ㄎ、ㄏ)。这点我们从闽语与国语的对照,便可以清楚得知。国语的「颚化音变」,将这些原读为k、kh、(ㄍ、ㄎ、ㄏ)的声母,变读为tɕ、tɕh、ɕ(ㄐ、ㄑ、ㄒ)。

如果我们承认闽语对「屈」字的读法是比较古老的话,那幺这个字较古的声母应该读为kh(ㄎ)啊,为什幺粤语读为w(相当国语的ㄨ)呢?

时间先往后快转一些。中古时期(魏、晋、唐、宋)汉语发生了一场铺天盖地的语音演变,几乎所有的汉语方言都参与了这场演变,但你知道的嘛,有时班上总有一些不合群的反抗分子──以上海话为首的吴语,便未参与这场音变。

中古时期的汉语原有一套「有声的b、d、声母」,就像英语bird、dog、go的首字母b、d、g的发音。它们是什幺时候消失不见的呢?据语音研究者的推测,就在中古时期。其实它们也不是凭空消失,只是併入相同部位的无声子音去。且各个汉语方言併入相同部位无声子音的条件还各不相同。

以来说,它会变成同样发音部位的k(ㄍ)与kh(ㄎ)。每个方言演变的条件不一,国语无声化的条件分别为上去入与平,闽语是全变为同部位的不送气无声子音k(ㄍ),客语则都变为送气无声子音的kh(ㄎ)。另外,国语在近代汉语(元、明、清)时,k(ㄍ)与kh(ㄎ)声母,又再进一步演变为tɕ、tɕh(ㄐ、ㄑ)声母。

这些由变来,读为k(ㄍ)、kh(ㄎ)的声母,再与中古时期原就读为k(ㄍ)、kh(ㄎ)的声母来个大拼盘,混合在一起了。不独中古汉语的声母字如此,b声母也变成p(ㄅ)、ph(ㄆ)声母,d声母则变为t(ㄉ)、th(ㄊ)声母。其演变的概况,可以图示如下:

耐着性子,我们快把「屈」字读为wat的历史缘由揭开了呀!

让我们把焦点放回到粤语。即使我们认为古代粤语就有k(ㄍ)声母,但沧海桑田,物换星移,现代粤语k(ㄍ)声母的内容,早已不同于古代的k(ㄍ)了。套用古汉语史的专有名称,古代的k(ㄍ)称为「见」母,kh(ㄎ)则叫「溪」母,至于有声子音的则被称作「群」母。

针对古代粤语至今日粤语的演变说明,我要再补充一下。实际上,粤语古溪母字,今天仍读为kh(ㄎ)声母的字还有几个,但寥寥可数。这就是所谓大规律下总有小例外的状况。

粤语大部分的古溪母字,在进入中古汉语的阶段前就全部「擦化」,读为h或f(ㄈ)声母了。我们怎幺推论出来的呢?许多汉语方言今声母读为kh(ㄎ)或tɕ(ㄑ)的字,都可以找到它们古音的来源。以国语为例,今读为kh(ㄎ)或tɕh(ㄑ)声母的字,既有来自溪母,也有来自群母。这表示中古汉语时期,群母字走向无声子音化时,以国语来说,会与溪母字大量混合。

但普查今日粤语,声母读为kh(ㄎ)的字,居然都来自古群母字,大部分的溪母字在今日粤语都未读成kh(ㄎ)。可见得溪母字由kh(ㄎ)变为h或f(ㄈ)声母的时间相当早,且这项音变遍及整个广东粤语,几乎无所例外。粤语演变图如下:

语言的留存,就是祖先迁徙的证据。到底何时汉人曾大规模带来这样的语音改变呢?既然不在中古时期,我们只好将时间再往前挪一些,合理推论就是秦、汉时期了。这正是汉人大举南下的时候,秦灭六国后,直到汉朝,皆曾派遣大批将士南来,使得中原汉语广泛在岭南之地传播。(广西当然也有这个语音现象,但广西因少数民族语与汉语混杂的程度更繁複,暂不细论。)

广东的省称「粤」,即与「越」相通。先秦时期,这里长期都是「百越」民族的栖息之所,秦始皇派兵南下之前,还是一片化外之地。

这个溪母字由kh(ㄎ)变为h或f(ㄈ)声母的音变,大约就是秦、汉间大规模的移民南迁时,与当地土着语(百越语)混生的发音习惯。你当然可以反问:为什幺溪母读为h或f(ㄈ)声母不能说是百越语的保留?要知道古代百越人腹地辽阔,还包括今日的江苏、浙江一带,但这个音变现象只特别集中在今日的广东与广西,不复见于江苏、浙江,可见得这个音变并不是古百越语的反映,而是秦、汉移民与当地百越语迸出的语言新滋味。

古粤语「屈」字由kh(ㄎ)声母变为h声母后,由于h是很弱的口部擦音,容易脱落,h丢失后,因「屈」字古韵母开头读为u(ㄨ),而u音近w,于是现代粤语「屈」字便读为wat了。

故事便是这样。

● ● ●

是的,故事便是这样,完了。

秦始皇那支浩浩蕩蕩的勇猛军队,我们已不复见,但从整个广东粤语「屈」字的共同读法,你或许还能嗅出那一点点血腥烟硝味,一寸又一寸瀰漫在南疆边陲上。战争、侵略以及奴役已经很远了,但透过广东港仔唸出的「屈」字,或者是其它溪母字的读法,你会知道这段经略南疆的历史,是血淋淋且真实存在过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